合艾区域赛总结

这标题起得霸气非凡,其实只不过是一场模拟赛而已,而且因为中途py交爆了系统导致更换 contest,导致最后的罚时无法与现场参考。这场的表现不算优秀,还是出现了不少问题。如 果不是最后半小时挽尊了一下,简直可以说是糟糕了。 合艾的题目分布非常风骚。按老规矩莫爷左路py中路我右路,我看到J题感觉极水就开始做。 但是可能是一个星期没写题了有点手生,写得磕磕碰碰的,15分钟后AC,还是first blood,本来心里有点窃喜的,但是发现原来大家都在做H和I,py跟我说H好水(废话,4分钟 first blood能不水么),7分钟后又A了H题。他看H题的时候我又感觉I题可以暴力,打了个 质数表,写完发现过不了样例,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愤怒的调试了一下,然后才发现写make_table()后忘记main函数里没有调用。真是给自己跪了。I题出来后已经过了40分钟。 py说E题“有思路”,我跟莫爷表示很饿先去吃brunch了。吃饭的时候我看了一下F题(大坑, 全场两道压轴题之一啊),莫爷看了一下A题(大坑,全场两道压轴题之一啊)。于是我们喜 闻乐见的手拉手跳坑里了。回来之后发现py还在撸E题。莫爷让我翻译一下C题,我看了一下 ,喜闻乐见的看错题了。题意原本是给定若干个点,求他们的回归方程。我狗眼一瞎,看成 在n个点中找两个点连一条线,求任意两个点距离之和。感觉不会做,开始憋F题(大坑), 莫爷手里还握着一道会写而没写的D题。我看py憋很久了,问了一下他你需不需要打印代码, py毅然的告诉我不需要。后面还是让莫爷去写了。中间py又看出了自己样例为什么不过,一 提交,然后。。。然后。。。然后oj崩溃了。。。

正当我们在讨论会不会因为“恶意干扰比赛秩序”而被取消比赛资格时,莫爷写完了D。换了 contest之后提交A了。我问py有没有思路,py说,没有。无语凝噎,哥裤子都脱了你跟哥说 没有?这时我们陷入了无题可做的窘境,B题想到了一个O(n2 )的做法,可惜会超时。我大义 凛然的提出要上厕所找思路。信科院学院楼的厕所非常好,路很远,这就给了我充足的时间 去思考题目。果然,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发现自己傻了,求锐角三角形蛋疼,反过来求钝角和 直角三角形不就好了。写了一个二分查找(又是一坑),在处理钝角的时候还不小心的给自 己蛋疼了一会,什么计算重复点啦之类的,明明就是初中生知识。。太傻了。提交发现WA了 ,略感不可思议。py改了一下二分,还是WA。怀疑是精度问题,改了一次没A,不敢再乱提交 了,又改了输入时候的处理,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对着电脑盯了很久,直到比赛结束前半 小时,我才再一次提交,没想到竟然A了。要哭的心情都有。莫爷想到G题的一个做法,但是 算了一下觉得会超时不敢写。星爷说这道题可以水过去,才让莫爷试试看。可惜没在结束前 做出来。

比赛后林瀚老师说,B题根本就不用二分,边算边找就好,还不会被精度卡。顿时又觉得 自己傻了。A题要先预处理,再两个网络流,最后再特判,略恶心。E题是可持久化的平衡树 ,py看题的时候没看数据范围吧……模拟……F题考虑到500以内的数分解质因数只有不超过19时 才有可能有多项,然后做一个九维的背包(九维!!尼玛!!),再处理一下23以上的情况 。orz,全场最难的三题,居然被我们都赶上了。

赛后,py跟我说:“我打印代码的时候问了一下老师这道题是模拟吗,老师用一种惊悚的眼神 看着我,‘模拟???!!!’”话说去年这个时候,py也是这样的:“老师这道题是贪心吧?” 老师:“贪心???!!!”老师肯定觉得莫爷没有这个队友会幸福很多的,嗯。。

ac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