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UCPC 2013校赛总结

(本文内容多有不实处,大量事实基于脑补合成)

今年校赛我们队的成员基本上是在新手赛结束后不久就定下来的了。大一新手赛我抛弃了莫爷,大二新手赛抛弃了py,实在是罪过。去年校赛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基本上就是抱着去玩的心态参加的,根本没想过进前二十,结果校赛莫爷一路稳定发挥,做出四题时排到14,那一天本人又小宇宙爆发,误打误撞找到了一道数学题的规律,最终在排名下滑到19时又A一题,成功混进省赛。那一场超常的发挥使得我们直呼“这回要去给中大丢脸了”,林瀚老师估计也对我队感到意外吧。当然省赛的时候运气也没办法拯救我们了,虽然手速够快甚至一度爬到第六,但是连状态压缩动态规划都不会的我们也只能被狂踩了,最终摘铜的结果毫不意外。

说是校赛总结,但还是得先提一下让我印象深刻的zoj monthly 2013 March,zoj月赛这一场暴露了我们队的很多问题。看题不仔细,最简单的H题因为看错题意和精度问题一直被卡,后面心态又太急,反复提交使得最后贡献了6个罚时。而此时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分钟了。之后py给我讲了E题的题意,我算了一会发现是一个类似斐波那契数列的东西,撸完一交TLE了,py愤怒的告诉我数据108 是一亿不是一千万,顿时无语掩面,看那么多队ac还以为是水题。另外两个人开始开D题,留半个窗口给我当做打印代码了。我一开始还很傻的问了一下你们知不知道怎么求通项公式,看到Fibonacci居然反应了很久后才想起来应该用矩阵快速幂,此时py正在撸A题,两个人就交替的贡献了几个罚时。这个时候我觉得不对劲,开始重新看了一下题意,看了一会突然发现自己做了快一小时的不存在的题,而两种理解下样例居然都是对的,顿时无语凝咽。py再次愤怒的告诉我他跟我讲的题意绝对是正确的。py这时出了D题,而我还在我卡E题,重新想了一段时间发现依然是矩阵快速幂,只是公式要稍微调整一下,心下大感宽慰,至少代码不用大改。出了E题之后,三个人一起想py那道A题,我弱弱的提出是不是可以像线段树那样用延迟标记来做,几分钟后py突然发现这道题就是一道裸的线段树。我开始想C题,py改着线段树的模板,改着改着突然就ac了,各种威武。剩下的题目里,C,F过得最多,我当时没仔细看题,但是总觉得F题不可做,最后时间里集中精力想C题也没什么结果。最后就以52名的成绩被彻底凌辱了。赛后看题解,C题是个不是很好做的容斥,F题却是一个简单的网络流,有一点无奈。
这次比赛暴露出很多问题,水题看题不仔细,做不存在的题,抢键盘,模板题没打好,各种状况频发,而zoj月赛参赛队伍质量之高也让我们看到了差距。线段树90A,矩阵快速幂118A,网络流49A,那道容斥也有33A,让以往根据别人AC数量来判断题目难度的我们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这样的成绩也让我们开始有意识的填补漏洞。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三天后的周赛我们拿到了全场第二,虽然当时三个人分处不同地方,仅靠qq来进行调度,但是基本还是模拟了比赛的情景。考虑到谭牛、黄锦文、蒙教授、星爷等等几个队都没有参加,这样的名次还是有水分的,不过也着实让我们兴奋了一把。

列一下之前几次训练的成绩 1. 周赛第三场(20130327),灭世魔掌希特勒,rank 16,被图论题卡,一直没A出第六题,罚时太大导致罚时靠后。 2. 北邮校赛(20130331),SYSU_灭世魔掌希特勒,以旅游队身份参加,被各种final队狂虐,最终rank 14,比较奇葩的是本校第一名是第18,应该是校队校队参与。商老大,JBin和叉姐的Mithril更是几乎一直保持着我队两倍的题数,如果不是因为知道cmath里有一个erf函数,那天还会死得更惨。 3. 周赛第四场(20130407),穿林北腿蒋中正,rank 8,被一道二分卡,赛后改初始条件ac。排名也不尽人意。 4. zoj monthly 2013 Mar(20130411),Kuriboh,rank 52,被狂虐,见上。 5. 周赛第五场(20130414),霸王再世袁世凯,rank 2,写了六道水题后被卡题,赛后发现是网络流,暗叹建模能力不行。

说起来星爷一直是我队的福星,去年校赛前一天,星爷把我的单车给坐坏了(以他庞大的身躯),今年又在校赛前一天的编程之美把莫爷虐了一番。两年赛前我们都通过星爷积攒了足量的RP。
比赛前一小时又跟真理君借了词典,狼吞虎咽总算赶在赛场开放前到了实验楼。比赛前一晚把自己几百行的vimrc精简到40行(比赛后发现其实有些还是没有必要的),进去后发现还没得下载vim,先打了模板,打完模板后就在那干等,py问我干嘛不打vim配置,我说vim还没得下载啊,py表示你不会先打下来吗,我开始为自己的智商拙计。配完后发现汉语编码有问题,原来之前的配置都是在linux/mac下的,把编码改成GBK才解决。

开赛之后我分配的是后三题,因为只有一份题目,把题撕成了三份,其中F题有一半的题意落在py那边,看H题一副凶残的样子,长达4页的题意让我望而却步,再看G题输入一副地图,怎么看也不像第一题难度,莫爷说他看到A题是大水题,开始切,我就帮莫爷看B题,想了一下觉得是水题,只要遍历一遍记录子节点个数就可以了。莫爷A题小小的卡了一下马上就A了,把B题的题意告诉莫爷,让他去撸。py告诉我D题是个数学题,听完题意后觉得各种恶心的样子,跟py交流了一下G题,我说应该是floodfill,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坑,py看了一下题表示丫不就是一水题么。莫爷很快又A掉了B题,拿了G题又去撸,感觉莫爷已经开始超神了,都不敢打搅他。py看完F题说是一个“分层欧拉回路”,我和莫爷纷纷表示没有听过这个算法,我们发现谭牛A了H题还在想没有什么代表性,还没把精力放在这道藏得很深的水题上,直到又有一两个队A掉了H题后我才感觉到不对,看了样例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好像会是很水的水题,出于谨慎还是把题目仔细看了一遍,确实找不到坑了开始撸。莫爷刚在写C题,好像有一个地方没想清楚,我就让莫爷下来想想缓一缓,H题AC后莫爷开搞C题,我去想D题,莫爷提交后拿到RE,本场第一个罚时,一起看了代码后发现是一个地方m写成n了,怒交,WA掉了,我还在怀疑是精度问题,简单的修改了几个初始化问题,把精度调高,再交还是WA,由于没看题意,我就没再去搀和他们了,py指出莫爷考虑少了一个情况,其实改起来也很简单,就一行而已,改完提交AC了。因为校赛现场的罚时表现很不错,一直没跌出过前十,交完C还冲到了第五。不过很快就跌到了第七,我还在便秘般的卡D题。看到跌到第七了,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好像前六名是有钱的!赛前从来没考虑过可能会排那么前,心里想着不要被踢出前20就很开心了,几乎都忘了这件事情。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一直没卡出D题,E题又各种看不懂,F又不会做,我们感到大限已至,深感自己实力还是太弱了,切完水题以后马上就无题可做。封board之后除了刷一下有没有人A了D、E,就是各种吹水总结了,感觉给周围的队伍拉了很多仇恨。跟py还研究起了封board的原理。我说我赌五毛钱他们肯定很懒的把封board那一刻截成一个静态页面,然后把board重定向到这个页面里,后来想想在sql语句里加上一个时间戳的筛选貌似还更简单。。

一句话总结这场比赛就是,水题切得快罚时罚得少的话就算是很水很水的队伍还是可以混到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名次的。这次能拿第七的名次有点意外,只能说是且水题切得快的原因了,但是问题还是存在,在做难题时显得无能为力,接下来几个星期需要加强训练了。

比赛的时候吐槽得最多的是气球怎么还没来,赛后不甘心拿不到C题气球的py冲到了台上把悬挂着的C题气球扯了下来,大摇大摆的放到我们的气球中。吐槽得第二多的是莫爷给我们买的士力架了,NOIP三年都是吃这恶心的东西,没想到大学了还能吃到。

p.s.清明的时候我妹子和她弟弟一起来广州,小舅子跟我说他很擅长一笔画,我暗笑一声,告诉他其实这个东西叫做欧拉回路,我可以教你怎么做哦。小舅子就告诉我,他玩的一笔画,有些边是双向的,有些边是单向的,有些边要走两次,有些边要一来一回走一遍,一听完我就哭了。校赛现场py跟我讲完F题后,我小舅子的形象在我心中顿时高大了起来,原来小舅子玩弄于股掌中的游戏竟是中大校赛全场0AC的题目orz

感谢我的两位队友,
感谢一如既往支持我们的词典提供商、树洞女神、中大鲁比克童萌会会长真理君,
感谢一如既往支持我们的模板打印商、阳光自行车行打印店,
感谢一如既往支持我们的红牛饮料,
感谢今年新增的视频赞助商士力架,尽管我们并不喜欢吃。
感谢因为遇到正在训练而被我挂掉电话,比赛后还因为去吃烧烤而被我敷衍掉电话的我亲爱的妹子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