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农一日游

从早上出发开始就注定了要各种悲催。各种打印店都没开,昨晚撸的几个模板都没能印出来。然后到了地铁站门口,莫爷忽然大喝一声:“妹的,忘记带胸牌了!”于是赶紧跑回宿舍。我跟培泳先到华农门口,被华农的悠闲生活节奏震慑了。除了吃的神马店都没开,问了个人哪里有打印店,对曰“这么早应该都没开吧。”亲,看看时钟,九点了,九点了有木有!图书馆好像在办神马有趣的活动,但是书店为毛都没开……没开……开……华农继续以其庞大的体积令吾等深深折服。到了赛场终于见到了赶来的莫爷,没有词典,缺了一堆模板,略微犯困,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省赛。

开赛后,莫爷用一秒钟看了A题,然后淡定的说了一句“水题”。按照之前的惯例,我看了一下K题,被那个精妙的图形震慑住了,这不是计算几何么!再仔细看一眼,妹的是水题!莫爷很快撸完了A题,但是提交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交错了……各种蛋碎,一个着急瞬间就爆出了三四个罚时。然后K题也被他妹的煞笔错误给罚了时。但是直至这时我们的手速还算是快的。按照跟着Laughing Gor走的策略开了C题,我悄悄的说了句,总不会是floyd吧。莫爷不相信继续推导,我就一边乱撸,没想到撸着撸着就把样例给过了,接着突然就AC了。一看board,我擦咧,第六,一看时间,我擦咧,还不到1小时。不禁窃喜。人生第一次啊。

———————–我是命运的分割线—————————

然后接下来四个小时我们就没再A题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瞄了一下D题,一眼看出线段树,我说,我只会打树状数组啊怎么办,只好弃题。本以为这题是个很多人会A的题,结果出乎意料。林瀚gg说这道题的线段树不怎么好写,嗯,只能膜拜了……接着就瞄了一眼B题,一开始还以为是个水DP,再看规模,赞,一想,KMP都会爆吧。但是还是让莫爷撸了个KMP上去,撸完之后发现原来可能会爆空间耶,瞬间觉得无解。(赛后听赵牛讲题解的时候就给跪了,自动机……动机……机……)

这个时候看board,已经有不少队出了F题,还有人出了G题,赶紧读F题,数据规模让我的直觉瞬间就想到了搜索(悲剧开始了……),稍微算了一下,我就跟莫爷说,好像最多情况就一百多万种耶,果断暴搜吧!莫爷开搞之后发现被我坑了,想了一个(看似)比较可行的搜法后,写起来还是觉得略显猥琐,于是他就写了一个更加猥琐的代码,一层又一层的for,然后,然后就只有他能看得懂了……这段代码非常精妙,立马A掉了样例,一提交,华丽丽的TLE了,拿了个蛋疼的大数据去测,发现算重了很多种情况。那个for不止写起来蛋疼,看起来蛋疼,改起来更加蛋疼。莫爷蛋疼的改着,我一边看一下G题,是个加强版的Nim取子,组合数学太烂不敢开。再看H题,一眼望去就是个数据结构题,就是没想出怎么构造,缺乏数据结构题的经验没办法。

剩下的时间里F题让我们蛋狠狠地疼了一个中午,好不容易改完了,T;培泳重写了一次,但是没调出来;莫爷创造性的想出了一个剪枝(弱剪枝),仍然是T。到最后只好卡数据,从结果上看我们就在TLE与WA之间不停地摇摆,我们一边yy评委会怎么鄙视这种用提交来调试的行径,一边欢乐的点着submit,最后,当然啦,没A出来。

比完后一听写法,原来大家写的都是状态压缩DP,瞬间就觉得被赤果果的鄙视了。三人跑去华农外面的M记吃麦旋风,把SYSU_Juruo的牌子摆在吧台上,顿时觉得很拉风。二逼青年就是这样……颁奖仪式,秦航二等,蜡青哥二等,烈哥一等,叫兽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省赛一等,孝哥第二,蛤蟆大神所在的Laughing Gor第一。我队就光荣的隐藏在了众三等之中,不被注意到……

宿舍三人合影待发,我队合影同待发- -

ac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