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GaGa

A programmer

about me

热爱生活,热爱妹子的程序猿

recent public projects

Status updating…

found on

contact at

omegaleedh@gmail.com

必应词典使用报告(微软夏令营笔试)

- - | Comments

# 必应词典整体的UI风格与Windows 8的风格相贴近,外观上在同类产品中属于佼佼者。试用一天下来,有以下感受:

中英对照的例句里,当鼠标悬停在单词上时,会令对应的中英文突出显示,这个功能与有道词典的很相似,不同的是有道词典只是高亮显示,而必应词典可以点击跳转。但这里处理的逻辑有一点小问题。这里例句的中英映射是以中文为基准的,且不是一个满射,即有些英文没有被map到(如图1),或者被两个单词被绑定到一起,而事实上只需要查找其中一个单词(如图2)。对于同一个句子,有些可以映射而有些不可以,这样的处理方式不是很恰当。

Gdcpc-2013

- - posted in acm | Comments

又是一年的GDCPC。去年踩了狗屎运进省赛,抱着一种“给中大丢脸”的心态参加,最终也不负所望,成功的拿了个bronze,大大的丢了个脸。今年校赛莫爷小宇宙爆发,又一次成功混进了省赛,混了个脸熟。

我队一向重视人品的积累,星期六试机出地铁站的时候还特地等了一下莫队。试机时惊悚的发现几个事实。首先我们右边是SCUT_CS_Yamiedie,听说大牛都是会吸人品的,顿时感觉压力颇大。其次是赛场竟然是没有vim,只能用dev-c++,而且他的g++版本还是3.7的,简直是惨无人道。试机的时候由于没带词典,英语渣只能各种脑补题意。C题脑补出题意后,我继续脑补了枚举点对求不同斜率的解法,但是感觉可能会重复计算,莫爷说乘2应该就可以,我问为什么,莫爷说——感觉。

合艾区域赛总结

- - posted in acm | Comments

这标题起得霸气非凡,其实只不过是一场模拟赛而已,而且因为中途py交爆了系统导致更换 contest,导致最后的罚时无法与现场参考。这场的表现不算优秀,还是出现了不少问题。如 果不是最后半小时挽尊了一下,简直可以说是糟糕了。 合艾的题目分布非常风骚。按老规矩莫爷左路py中路我右路,我看到J题感觉极水就开始做。 但是可能是一个星期没写题了有点手生,写得磕磕碰碰的,15分钟后AC,还是first blood,本来心里有点窃喜的,但是发现原来大家都在做H和I,py跟我说H好水(废话,4分钟 first blood能不水么),7分钟后又A了H题。他看H题的时候我又感觉I题可以暴力,打了个 质数表,写完发现过不了样例,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愤怒的调试了一下,然后才发现写

SYSUCPC 2013校赛总结

- - | Comments

(本文内容多有不实处,大量事实基于脑补合成)

今年校赛我们队的成员基本上是在新手赛结束后不久就定下来的了。大一新手赛我抛弃了莫爷,大二新手赛抛弃了py,实在是罪过。去年校赛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基本上就是抱着去玩的心态参加的,根本没想过进前二十,结果校赛莫爷一路稳定发挥,做出四题时排到14,那一天本人又小宇宙爆发,误打误撞找到了一道数学题的规律,最终在排名下滑到19时又A一题,成功混进省赛。那一场超常的发挥使得我们直呼“这回要去给中大丢脸了”,林瀚老师估计也对我队感到意外吧。当然省赛的时候运气也没办法拯救我们了,虽然手速够快甚至一度爬到第六,但是连状态压缩动态规划都不会的我们也只能被狂踩了,最终摘铜的结果毫不意外。

Gf-says

- - posted in MM | Comments

  1. 上次发了那篇之后,妹子居然开始管我叫了。真是世风日下啊(偷笑)
  2. 在路上看到一个人背了个NVIDIA的书包,初想觉得很吊,自己要搞一个肯定很拉风,但是仔细一想还是罢了。到时候肯定又是这样的情形。
    • “看我的新书包!NVIDIA的哦!”
    • “NIVDIA是什么啊?”
    • “做显卡的!”
    • “显卡是什么啊?”
    • “………………”
      sigh…
  3. 曾经我背了一个瑞士军刀的书包回潮州,妹子问我要一个塑料袋,我表示没有,书包里只有路由啊网线啊什么的。妹子立刻表示愤怒,这么大一个书包连个塑料袋都没有算什么回事啊。于是从今以后我书包里都有一个京东的塑料袋……

Linux入门系列(0)

- - posted in linux | Comments

这篇文章是写给软件学院12级万海老师班上同学的,各种大牛请自行选择性无视。

最近万老师要求大家使用Linux来进行测试,对于很多人来说Linux可能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虽然我是一个坚定的Linux爱好者,但是其实我并不推荐这门课将花过多的时间在Linux上。但如 果换一个角度考虑,如果你只是对Linux感兴趣,或者对计算机科学感兴趣,我还是强烈推荐你了 解一些Linux的常识的。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全新的事物,难免会有种不知从何下手的感觉。这里以 关于这门课可能会接触到的Linux常见的问题为引,希望能帮助你对Linux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在开 始之前,我必须强调,这篇文章非常小白,它不可能代替其他wiki或参考资料(我也不是为了这个 目的写这篇文章的)。

How-to-distinguish-a-dream

- - posted in MM, python, | Comments

我发现邮箱里多了一封新邮件,是我妹子发给我的。第一句话是“老公,我们班里男生上课的时候给我看python2.7.4的界面呢。”
我一看觉得好好玩啊,回复“知不知道python就是你汉子赖以生存的编程语言啊。”

然后我转念一想,突然发现了这短短一句话里有好多的漏洞。

  1. 我妹子从来不管我叫老公这种恶心扒拉的名字。
  2. 以我妹子的记忆力,怎么可能记住那东西就叫python呢,更夸张的是还记住了版本号,还记到了第三位。。;
  3. 她们班男生怎么会用python,我来计科大一抓都抓不到多少会的,一群文科男怎么可能咧;
  4. 我山的机房怎么可能会有python,姚老都还停留在使用java的程度;
  5. python 2.7.4正式版还没发布呢,到现在都只是release candidate,正常人能找到的最新版本应该都是python2.7.3吧。

于是我马上推理出我在做梦,出于好奇我往下翻了一下邮件后面的内容,结果看到的果然都是诸如“华工的师兄告诉我他从gentoo转回了archlinux”之类的,里面还详细介绍了emerge的各种槽点。233333…我开始佩服自己的梦了

醒来之后想想,要在这么短的一句话里构造出那么多漏洞还真是巧妙啊。。做梦是启迪智商的源泉么。

有时候想想,妹子跟自己不是一个专业其实也挺好的。。。

鮀恋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Comments

好吧,本来应该成为技术博客的地方被没更新半年之后的第一篇文章居然是影评,深深的吐槽一下自己。

鮀恋这电影期待了很久,高三的时候在129楼就看到过他们在拍,当时还不知道有这事,以为是哪家拍婚纱的跑到山上来了,还怒黑了一记。直到毕业后才知道这是本土良心剧组的事业,心中不免有些期待。等到熬了那么久终于上映了,到东校播的时候却因为俱乐部的事情没办法过去,其他学校也抢不到票,颇为遗憾,但也零零散散听到了一些剧透,隐约间知道是”金中“、”中大“、”苏州“、”地域文化“这些字眼。直到昨天在网上放了视频,才终于有时间一睹其风采。

也许是之前网上的溢美之词太多,心中期望值太高,真正看完时反倒没有那么激动。零零散散写了一些吐槽。

快遗忘了的角落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Comments

养成了每天写邮件的习惯后,反而很少来博客写东西了。

博于技,专于术,存乎道。今晚的分享倒是给了我不少启发。也许真该听乐乐的建议,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与世隔绝的过上几天。

Linux实用小技巧之动态DNS绑定

- - posted in Linux | Comments

其实动态DNS绑定是个很水很水的东西……所以这篇blog也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算是比较实用了,还是放上来让大家嘲讽一番。

为什么要做动态DNS绑定呢?众所周知,中大在宿舍区是通过DHCP分配地址的,DHCP租期一到,再上线时就有可能重新分配IP地址。而很多人都有远程连接自己宿舍的电脑的爱好,每天出门前都要看看自己的IP地址实在是一件反人类的事情,最方便的状态当然是有一个东西可以自己记住你的IP地址。嗯,域名就是干这事的嘛,搞一个域名能同步你的IP地址,多科学啊。因此动态DNS绑定还是比较实用的东西。

1/4 Cv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Comments

大家都说从大一开始写cv并不断完善是一个好习惯。趁着今天把这一年学的做的一些事情整理一下。空空的publication和空空的internship,当然不可操之过急,还有的是时间嘛。

干完Midas Reader后,还想玩一玩Kinect。然后也该想想paper的事情了,现在看上去对Machine Learning 跟Data Mining颇有兴趣,不过也不知到时如何。

但说到底,要在技术的路上走多远,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吧。

又是美好的一夜

- - posted in Midas, Uncategorized | Comments

某傻逼比赛沾了学校的光拿了第六名,七月要去北京比赛了。这是之前通宵的时候写的吐槽文。通了一宵后感觉整个人的智商都有了明显的下滑,一直到星期六都没完全恢复过来。又想到那些把建筑当做家常便饭的苦逼建筑生,觉得他们真的很辛苦,这种事实在太可怕了,还是保护好自己的大脑吧……

——————————–我才不是分割线—————————————

6月1日是儿童节,也是某傻逼比赛的deadline。

我们三个软院叛徒、败类、内奸、信科走狗,为了比赛的时候不至于太丢脸,来到了万法师的办公室给他做展示。但是展示完全连效果都做不了,于是我们开始了美好的通宵。

无良包工头

- - posted in acm, mm, mstc | Comments

莫爷成功去帝都打了一壶酱油归来。Midas最后一周的冲刺要开始了,各种脱力。

今天下午转专业考试,发现只有八个人报了,顿时松一口气。

昨天是520,还是一个人过呢。

决定参加MSTC的竞选,于是又要准备。

模电还是一头雾水。

听说又要考四级了。

明明不想搞ACM了。

前几天发现移动硬盘里北京的照片全都不见了,心头骤然一紧,蓦然的有些伤心。事隔多年,突然后悔起当初的决定,只是我们都不再是星空下草地上听着《知足》的心境了。

你应该是批判理性主义的吧。

这是第一句话。可惜了,距离并不是1990公里。

耳机不见了,买了一个AKG K420。

心情一直不佳,明明Deadline在即,可还是想好好修养生息。越是听到别人赞扬,内心就越嘲笑自己。

ftiasch, sivon, SecDi, phoeagon, phoenix, 你们现在又过的如何。

想给自己打打气,又觉得这样很傻逼。

从今天开始要进一步压榨鞠大神莫爷哲哥还有我自己的劳动力。就这样了。

又是美妙的一天

- - posted in Linux, acm | Comments

早上是Google Code Jam Round 1A,昨晚一早就睡了,醒来之后躺在床上一直在犹豫是要用vim呢还是用visual studio呢……vs带语法判断的自动补全实在是太诱人了,可是我前几天受到星爷的指责后心中悔恨不已,深感受到Win8流毒的腐化,于是还是果断开出了Arch。然后……然后悲剧就开始了……

开机之后一切照常,开了A题,一看,满是鸟语,误以为是省赛前某次训练一道奇葩的图论 数论 动态规划的题目()顿时就萎了。仔细再一看,原来题目开了光环,第二次输出肯定是正确的,突然就变成随便推公式的水题了。果断开撸,撸着撸着……撸着撸着……撸着撸着……我发现键盘撸不动了……妹的,死机了?跪倒在电脑前。还好有保存,暴力reboot一把,这时图形界面就打不开了。一直卡在keyring-prompt的地方,杀掉进程反复操作也无果。在终端下继续撸题目,撸完要交了,突然想起当初出于实验性的爱好,在电脑里同时装了gnome跟kde。开出多年未动的kde,悲剧的发现那玩意卡的一比,下载了data,跑一遍,要交的时候发现4分钟已经过去了,卧槽,这是不是要算罚时的?再打开,直接把数据交上去,Incorrect!这才意识到两次的数据是不同的。看一下提交人数,发现几经折腾,已经2k人ac了。神马?刚刚不是几百吗?无力吐槽,只好等待Round 1B了。

华农一日游

- - posted in acm | Comments

从早上出发开始就注定了要各种悲催。各种打印店都没开,昨晚撸的几个模板都没能印出来。然后到了地铁站门口,莫爷忽然大喝一声:“妹的,忘记带胸牌了!”于是赶紧跑回宿舍。我跟培泳先到华农门口,被华农的悠闲生活节奏震慑了。除了吃的神马店都没开,问了个人哪里有打印店,对曰“这么早应该都没开吧。”亲,看看时钟,九点了,九点了有木有!图书馆好像在办神马有趣的活动,但是书店为毛都没开……没开……开……华农继续以其庞大的体积令吾等深深折服。到了赛场终于见到了赶来的莫爷,没有词典,缺了一堆模板,略微犯困,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省赛。

Hello World

- - posted in Linux, acm, mstc, 编程之美 | Comments

四月十二日,忙完了编程之美的各种文档后,终于开始写起个人主页的第一篇blog。

说起来这个博客的配置还是一波三折,在狗爹买完域名后貌似dns被污染了,不得已找了个国内的dns,考虑到个人性格、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的问题,估计早晚要上墙,